戚容

抖森看看妈妈叭!

四舍五入

算合照?✌️

【锤基】未亡人

关于中元节
死掉的人会和活着的爱人团聚吗

是妇联三丧妻的颓废锤哥和变成鬼的基妹

ooc预警

沙雕预警

食用愉快owo

正文:

七月半
鬼门开
活着的人睡着了
现在外面是死人的世界

12:00
地狱链接人间的大门准时打开
孤魂野鬼们嘶叫着,狂奔着冲了出来
人间一片寂静
仿佛和这些鬼比起来
死掉的是那群活人

12:15
洛基站在“人群”的中央
停下了脚步
他不想吃摆在路边的那些祭品
也不想吓哪家的小孩
他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做
但是那件事是什么
他忘记了

12:30
洛基在中心广场遇到了一个奇怪的活人
他有一头金发
一对大胸
两汪浅蓝色的眼睛
站在破旧的路灯下像极了一只孤独的鲸
他看到洛基时愣了一下
然后走过来问能不能请他喝一杯
他连鬼都敢搭讪吗?
洛基想
但他还是答应了
于是那双浅蓝色的眼睛里便起了一层水气

01:00
他们没有去酒吧
而是去了那个活人的家里
活人拿了一瓶龙舌兰,一瓶威士忌
问他喝哪个
他说要威士忌
他记不起那件重要的事就够糟糕了
他不介意更糟糕点
两个人各怀心事
借酒消愁

02:00
活人说他叫索尔
他弄丢了自己的爱人
洛基说你真糟糕
连爱人都能弄丢
索尔说是啊真糟糕
洛基又说那你找到他了吗
索尔说找到了
但是他不记得我了
沉默如鸡

02:01
洛基又问那你爱人长什么样啊
索尔说他和你差不多高,头上喜欢带着两个金色的角
黑色的头发及肩,有一件绿色的长袍
喜欢恶作剧,眼睛里藏着星星
眼泪溢出了索尔的眼眶
洛基帮他擦掉
“你爱人…是小青龙?”
索尔破涕为笑
洛基攀上索尔的肩,说:
“别笑了傻锤子,我想起来了……”

04:00
天快亮了,洛基扶着酸痛的腰下了床
狠狠的瞪了一眼看他穿衣服的索尔
索尔笑着揽过他的腰
和他交换了一个吻
“明年记得来找我啊”
索尔的眼里有藏不住的笑意
灰尘在灯光下翻滚
“好”

05:00
洛基走了
天边泛起了赤红的血色
索尔缩在被子里
泪水打湿了枕头
还是和以前一样
洛基还是在12:00来到人间
还是会在公园碰见他
还是会在02:01想起一切
然后又在04:00离开
就像被上了发条
按照规律前行

08:00
索尔又活成了一条孤独的鲸

次年七月半12:00
索尔站在路灯下等着洛基
等着他茫然地走过来邀他喝一杯酒

end

【杰佣】黑化

又是一个沙雕文学
是个小甜饼哦(围笑)
ooc警告
小学生文笔警告
不打句号警告
病娇杰克(?)
祝食用愉快qwq


以下正文:
(1)
“你会离开我吗?”
杰克用指刀轻轻地剖开一块牛排
红酒的香气弥漫进了整个屋子
真是令人陶醉的甜腻
奈布想
“怎么会呢?”
他从柜子里摸出两个盘子递给杰克
就算死掉的时候也不会吗?
杰克盯着他
没有说话

(2)
杰克有一片很大的玫瑰花园
有时杰克会折一朵玫瑰花
带着露水的那种
然后把它别在腰上
送给隔壁求生者房间的奈布
再附赠一个拥抱和一句
“别离开我。”
奈布总是乖巧的回赠杰克一个吻

(3)
杰克喜欢喝红茶
喜欢读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
但他最喜欢的还是奈布
所以他不想让奈布离开他
哪怕一分一秒也不行
那种从心脏深处散发出的窒息感
他真的再也不想尝试了

(4)
那天晚上奈布和往常一样来找杰克吃饭
却看到了坐在台阶上哭的像个小孩子的杰克
“你怎么了?”
奈布坐下来拍拍杰克的肩膀
“你说过不会离开我的吧?”
杰克的肩因为啜泣而颤抖了两下
“当然,我喜欢杰克,怎么会离开他呢?”
但是下一秒他却说不出来话了
杰克锋利的指刀刺进了他的身体

(5)
鲜血流了出来
无力感从四肢开始蔓延到全身
奈布闻到了红酒牛排的味道和同样甜腻的血腥味
意识涣散的前一刻他想
一边流泪一边杀人的杰克真是太性感了

(6)
杰克把“奈布”放在了天鹅绒的椅子上
给他倒了一杯香槟
今天的晚饭还是红酒牛排
杰克擦掉了手上的血
他对“奈布”说:
“不要担心
我马上就去陪你。”

(7)
第二天的游戏
求生者们既没有看到奈布
也没有看到这一局的监管者
直到游戏结束
庄园主去整理游戏场所时
才发现了把自己吊死在绞刑架上的杰克
哦,他的脚下是奈布的尸体

(8)
庄园的名单上再也没有杰克和奈布·萨贝达这两个人了
庄园主说他们两个永远的在一起了

end.

【李泽言x你】不清醒(一发完)

大概是自娱自乐的沙雕文学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注意避雷
祝食用愉快( ˙˘˙ )


以下正文:
520那天,周太太收到了周棋洛的薯片大礼包。
许太太收到了许墨的一大束玫瑰花。
白起带着白太太去天上飞了一圈。
但是李泽言就不一样了,他拉着我在公司加了大半天的班。
我敲你妈哦。
晚上八点我们的总裁大人终于加完了班,他突然神秘兮兮地对我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我以为他要带我去什么资本主义的聚会,我当时差点把高跟鞋脱下来糊他脸上。
但是我错了,看看这布灵布灵的霓虹灯,李泽言居然带我去了游乐园。
我满意的把高跟鞋穿了回去。
李泽言这个铁汉终于知道柔情了。
“李泽言。”
我突然觉得以前跟李泽言学的那些词语终于有用了。
“嗯?”
他还是那副欠抽的嘴脸。
“幼稚!”
李泽言的万年冰山脸终于崩了一点。
我见好就收拉着李泽言进了园区。
整个园区里除了过山车最显眼的就是那个巨大的摩天轮了。
我兴奋地两眼放光。
“李泽言,你知不知道如果两个人在摩天轮最高处接吻就可以永远在一起啊?”
“我看你脑子确实不清醒。”
李泽言满脸嫌弃,却还是顺从的跟着我上了摩天轮。
摩天轮一点点上升,我看到了我和李泽言的家,我的公司和华锐。
我在心里默默倒数,盘算着等会到了最高点就去强吻李泽言。
“3、2、1…”
摩天轮突然停了下来,四周的人群也停止了运动。
我犹疑地看向了李泽言,想问他暂停时间干嘛,突然一个吻就覆了上来。
温柔的,不带一丝侵略性,像是浇在松饼上的蜂蜜。
真是的,李泽言,我看最不清醒的是你吧。
end

“领悟死亡是三生有幸的事情”
——《梅尔罗斯》